聯準會拯救經濟之道【柏南克 部落格】- EnglishET
 EnglishET logo







班‧柏南克 の 部落格

聯準會拯救經濟之道




Bernanke's Blog






聯準會拯救經濟之道
無通貨膨脹的充分就業情況已顯然在望。央行也已盡其職責。那麼其他人呢?


班‧柏南克 | 十月 4, 2015 6:13 p.m. ET


  近十年來聯準會首次在考慮提高目標利率,可望終止長期以來趨近於零利率的時代。如同在2014年十月停止大規模購買資產的舉動一樣,此舉將會是一個重大的里程碑,在我擔任聯準會主席期間所採行之特殊的貨幣政策將可鬆綁,有助於經濟從歷史性的金融危機中復甦。因此,現在正是個好時機,可以來評估相關措施之成果,或考慮決策者下一步棋該怎麼走。






  首先,貨幣政策可以達成及無法達成的部分必須先釐清。有時會聽到批評聯準會的人士說「經濟繁榮不是你們印鈔票就可促成的」,我至少在某一層面上同意此說法。聯準會對於長期的經濟基礎─像是勞工技術,企業家的魄力與眼光,新科技發展及其隨商業用途而調整的速度等等方面,是幾乎沒有主控權的。


  聯準會做得到的有兩件事:第一,貨幣政策可減緩經濟衰退,以努力確保經濟體充分運用其資源,尤其在勞動力方面。高失業率不但對失業者是個悲劇,納稅人、投資者、及任何與經濟體健全有利害關係的人士都必須為其付出高昂的代價。第二,聯準會可以維持低且穩定的通膨,使以市場為基礎的經濟體系運作更佳,也讓人們更容易規畫未來。通縮會造成經濟風險,當通膨率很低時利率有可能趨近於零,考量這些點後,聯準會將通膨目標設定於2%,與全球大部分央行的作法差不多。


  以這兩個標準來看,貨幣政策取得了怎樣的成果呢?具備理智的人對於經濟體是否達到充分就業方面可能無法意見一致。百分之五點一的整體失業率顯示勞工市場近乎正常。其他的指標─像是較低的勞動參與率、及明顯缺乏工資壓力等等─則表示還有些努力空間。


  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今日的就業情況比數年前健全多了。不論是聯準會內部的經濟學家、或外部人士,大多沒有料到進步的速度(由失業率衡量)如此之快。






  在通膨的戰線方面,各種測量結果都顯示了基本通膨率大約是百分之一點五,比百分之二的通膨目標稍低一些,聯準會須為此進行補救。但是如果有通膨方面的問題,這個問題也不像聯準會批評者所預期的那樣。他們反覆預測聯準會的政策會導致高通膨(就算沒有惡性通貨膨脹)、美元崩盤、及物價高漲等等,但目前根本沒有發生以上任何情形。


  歐洲是主要的工業化經濟體,規模可媲美美國,因此可以比較近期美國與歐洲的經濟表現來說明。美國與歐洲有許多不同點,但其中一個重要差異在於歐洲的正統經濟理論一直到最近都還反對用貨幣或財政政策來協助經濟復甦。經濟理論,而不是其可行性,成了一限制因素:希臘的選擇也許有限,但德國與其他國家則不然。歐洲央行也比聯準會握有更大的金權。


  歐洲在金融危機後未能積極採行貨幣及財政政策,是造成今日歐元區生產值低於危機前高峰期百分之零點八的重要原因。相反地,美國經濟體的生產值比先前的高峰期高出百分之八點九─其表現與歐洲真是天壤之別。在2010年11月,聯準會進行第二次量化寬鬆政策時,據報導德國財政部長沃爾夫岡‧蕭柏樂稱此舉「很無知」。當時,歐洲與美國的失業率分別是10.2%與9.4%。今日美國的失業率接近5%,然而歐洲的失業率已攀升至10.9%。


  在聯準會動作六年後,歐洲央行也開始積極進行貨幣寬鬆計畫,歐洲的財政政策也變得較無限制性。因此,儘管歐洲尚須多年時間方能從過去幾年的負成長中復原,但由於政策的轉變,其前景自然會漸漸好轉。同時,英國也正享受著經濟強勁復甦之樂,原因主要在於英國銀行不論在時間或相對規模方面,都奉行與聯準會相似的貨幣政策。


   



  令人鼓舞的是,美國的經濟正逐漸趨於充分就業的狀態,並同時維持低通膨,這是聯準會一直以來努力追尋的目標。當然那不意味著一切都很完好。我們一直在開創工作機會,但整體成長表現平平,反映出生產力增長情形欠佳、勞動力成長緩慢、及其他等等因素。經濟成長帶來的利益未能平均分配,結果許多美國人生活水準仍不見改善。不幸的是,這些都不是聯準會有能力去減輕的問題。


  充分就業已顯然在望,更進一步的經濟成長則須仰賴供應方,主要以增強生產力的方式來促成。那意味著聯準會雖然要繼續盡其所能,但貨幣政策不再是唯一之路。國會的財政政策決策者必須加緊腳步。作為一個國家,我們必須做出更多努力來改善勞工技術,促進資金投資,並支持研究與發展。貨幣政策能夠達成很多目標,但,如同我任職聯準會主席時常說的,它不是萬靈丹。最重要的是政府內外部須做出新的努力,以維持美國的經濟成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