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與歐盟:歐盟是否會承擔起協議中的義務?【柏南克 部落格】- EnglishET
 EnglishET logo







班‧柏南克 の 部落格

希臘與歐盟:歐盟是否會承擔起協議中的義務?




Bernanke's Blog






希臘與歐盟:歐盟是否會承擔起協議中的義務?


班‧柏南克 | 七月 17, 2015 10:20am


  本週希臘國會同意了歐盟的要求進行強硬的新樽節緊縮政策及結構性改革,(至少暫時地)化解了國內的主權債務危機。此刻正是時候問道:歐盟是否會承擔協議中的義務?明確地說,歐元區的領導階層是否能實現廣泛的經濟復甦,以給予希臘那些備受壓力的國家一個合理機會去達到其成長、就業、及財政目標呢?就較長期的角度來看,比起渺小的希臘是否能達到其財政義務等相關問題,這些議題顯然對歐洲及全球有著更大影響。


  不幸的是,問題的答案也很明顯。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歐元區的經濟成果一直令人相當失望。歐洲經濟政策的失敗牽涉到兩個密切相關的方面:(1)歐元區整體疲弱的表現;(2)歐元區國家極不對稱的經濟成果。下列圖1顯示了2007年以來歐元區的失業率,並提供美國的失業率做比較1,可看出整體表現都很差。



  在2009年後期及2010年初期時,歐洲與美國的失業率大致持平,都在勞動力的百分之十左右。但今日美國的失業率已下降到百分之五點三,而歐元區的失業率卻已逾百分之十一了。並非偶然的是,歐元區的失業人口有相當大的部分來自於較年輕的勞工;因為這些勞工無法獲得技術與工作經驗,因此對歐洲較長期的成長潛力造成負面影響。


  圖2以德國的失業率與歐元區其他國家做比較(德國的經濟規模占歐元區約百分之三十),說明了歐元區國家經濟成果不平衡的現象2







  目前,德國以外的歐元區國家失業率已超過百分之十三,但德國失業率僅不到百分之五。其他經濟資料同樣顯示了歐元區「北方國家」(含德國在內)與歐元區「南方國家」存在著類似的差異性。


  圖1與圖2描述的(失業率)走勢對歐元區構成了嚴重的中期挑戰。歐元區指望的不僅是增進經濟繁榮,也要促進歐洲國家更密切的結合。但就目前的經濟情況來看,不但難以對歐洲經濟決策者建立公眾信心,也不容易提供可助長財政穩定與經濟改革的環境。在一個各國經濟成果相異的體系之下,歐洲的整合是很難開花結果的。


  不管原因為何,這些經濟發展對歐洲一體化所造成的風險確實存在。事實上,原因也並非如此難辨。自金融危機以來,有許多原因造成歐元區整體經濟復甦緩慢,其中包含(1)政治阻力使央行拖延多年才得以充份積極施行貨幣政策,(2)實施極度緊縮貨幣政策,尤其在德國等有些許「財政空間」、而不需立即勒緊褲帶的國家,(3)延誤推行類似美國在2009年春季執行的銀行「壓力測試」之必要措施,以恢復對銀行體系的信心。順便一提,我並沒有將「結構性硬性」列為主要因素。結構性改革的確對長遠的經濟成長頗為重要,但當許多勞工已處於閒置狀態時,節省成本的措施顯得較無實質意義。而且結構性的問題在歐洲已存在許久,無法解釋歐洲近期表現下滑的現象。






  在圖2所說明的,德國(與其他一些國家)的經濟優勢,比起歐元區其他國家又是如何呢?我在先前的部落格文章中曾討論過,假設德國專屬貨幣(馬克)仍存在的話,歐元在國際上的價值會比馬克弱很多,所以德國已因使用歐元而受益。比起使用獨立貨幣,德國加入歐元區成員,證實對提升外銷是一大助力。


  沒有人會否認德國生產方面出了名的效率與品質是其優點,也沒有人會覺得德國企業不應努力在外銷市場上競爭。然而真正的問題在於德國實際上已選擇依賴國外需求,而非國內需求,來確保國內的充分就業狀況,這在它目前占全國GDP近百分之七點五之特別龐大且持續的貿易順差情形中可看出端倪。在一個像歐元區固定匯率的體系中,如此持續不均的狀態是不健全的,不但會降低貿易夥伴的經濟需求與成長,也可能造成金融流通不穩定3。重要的是,德國龐大的貿易順差對貿易赤字國而言造成調整的負擔,那些國家必須經歷痛苦的薪資通縮及其他代價才能變得更有競爭力。德國可透過增加投資基礎建設等措施來增加國內支出,盡力爭取國內勞工的薪資增長(以提高國內消費),也可以參與結構性改革以促進更多國內需求。這些方式都可以協助恢復歐元區的平衡並提高歐元區整體的成長速度。對德國而言,這樣的措施不但幾乎不會使其連帶遭受短期的犧牲,而且還符合其長期利益,可降低最終歐元區解體的風險。


   



  我以兩個具體的提議來做總結。首先,對於希臘明顯無法持續的債務負擔,應以明確的歐洲成長假設為基礎來做談判。如果歐洲的經濟成長表現比預計更低弱,反而造成希臘經濟更難成長的話,那事後就該對希臘更加通融,給予更多迴旋餘地使其達到財政目標。


  第二,歐元區領導人現在也該去解決龐大且持續的貿易不均問題(不論是貿易順差或貿易逆差問題),因為在歐元區這種固定匯率的體系中,貿易不均會造成重大的成本與風險。舉例來說,以限制財政赤字為目標,施加規則與懲罰程序的《穩定與增長公約》,可以將涵蓋範圍擴張到貿易不均問題。只要官方立場承認債權國以及借貸國皆有義務隨時間做調整(例如經由財政與結構性措施),就是朝正確方向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1. 歐元區與美國的失業率無法精確比較。但我在此著重的是整體走勢及變化方向。


2. 圖2顯示的德國以外歐元區國家失業率數據係由德國以及歐元區整體失業率及失業人數的官方統計數字資料中「減出來」的。


3. 有些人指出德國的貿易順差問題大多與歐元區外的國家有關聯。但那樣的觀察結果並非我討論的範圍。德國貿易順差仍可能直接地、或因造成歐元更強勢,而取代其他歐元區國家對第三國家的外銷。另外,德國國內需求低落,則意味著進口的需求也減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