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政策與貧富不均【柏南克 部落格】- EnglishET
 EnglishET logo







班‧柏南克 の 部落格

貨幣政策與貧富不均




Bernanke's Blog






貨幣政策與貧富不均


班‧柏南克 | 六月 1, 2015 9:00am


  自金融風暴以來,美聯儲一直積極推行貨幣政策,其中包含非傳統的「量化寬鬆」政策,來提升就業機會並維持通膨率於Fed的2%目標值附近。雖比原本預期的緩慢,但已漸有進展。失業率曾在2009年達到10%的高峰,但現在已回落到5.4%,而且仍在下滑,而通膨率也已逐漸邁向目標值。


  先前對 Fed 政策的批評者曾警告說這些政策不會取得成效;或者,即使有成效,也將導致更高的通膨率及美元崩盤。但後來這些預測大部分不攻自破,因此批評者又將矛頭指向別處。在本文中我將探討另一項批評之聲:Fed的貨幣政策已加劇了貧富差距。(此主張正好也是 布魯金斯學會哈欽斯財政與貨幣政策研究中心6月1日論壇中的主題。)




  會有 Fed 政策加劇了貧富差距的說法,是因為批評者觀察貨幣政策之所以有成效,有部分是因為提高了股價等資產價格(此觀察是正確的)。富人原本就比窮人及中產階級擁有更多資產,因此可合理的推斷 Fed 的政策使原本就已巨大的財富差距更益嚴重了。


  當然,貧富差距和欠缺社會流動是一般經濟決策時首重的議題。但在制定貨幣政策時他們是否也是首要考量呢?在此我將提出我的質疑。






  首先,日益懸殊的貧富差距已是一個長期趨勢,是數十年來塑造的結果。多年以來我們整體經濟深層結構轉變,包含全球化、科技進步、人口趨勢、勞動力市場等處制度變遷之因素,都是造成今日所見貧富差距程度的主因。與這些長期因素的影響相較之下、貨幣制度對於貧富差距的影響其實是相當微不足道、又如曇花一現的。(大部分的經濟學者都認同貨幣政策長期來看是個「中立」或幾乎「中立」的政策,意思是說,貨幣政策對收入與財富分配等「實際」結果所造成的長期影響是有限的。)


  第二、貨幣政策若能妥善運用,則可以促進經濟穩定性、帶來整體的經濟繁榮,並減低經濟蕭條對於勞動力市場所造成的影響,降低及穩定通貨膨脹率。因此就算有效的貨幣政策帶來的整體經濟收益無法平均分配(下文中再詳述),也不足以構成放棄貨幣政策的理由。反之,針對分配不均的問題,仰賴其他財政政策,例如稅務及政府開支計畫等、及旨在提升勞工技術的政策來直接表達對分配不均的關注,才是恰當的因應方式。設計能左右財富及收入分配的政策,恰當地說,是民選官員的責任範圍,不該由Fed負責。或者,倘若財政政策的決策者能多擔當,促進經濟復甦並製造就業機會的話,那麼貨幣制度就不會顯得那麼有侵略性了。


  即使貨幣政策對資源分配的影響明顯可辨,以上兩個普遍的觀點還是站得住腳的。其實貨幣政策對於資源分配的影響複雜不明。尤其是,雖然寬鬆的貨幣政策提高股價,而股票不均地多由富人所持有,但整體來說這並不表示 Fed 最近的貨幣政策多照顧到富人,而較不利於窮人與中產階級。以下列舉一些相反的因素:






  1. 也許最重要的一點是,較寬鬆的貨幣政策促進創造就業機會並提高資產價格。較強勢的勞動力市場---更多薪資更高的工作機會---顯然有利於中產階級,而這也是能對抗貧窮的最佳武器。 在哈欽斯中心(Hutchins Center)會議時,Josh Bivens 的報告總結認為創造就業的正面效果是貨幣政策改變對貧富不均所造成最大的影響(第六頁)。若要一般在職人士選擇是否維持現狀(即目前的Fed政策),亦或一個勞動力市場較疲弱、股票價格較低(即貨幣政策較緊縮)的經濟環境,他(她)會怎麼選呢?

  2. 富人比中產階級擁有更多資產是沒錯(而窮人是幾乎沒有資產,不論是實際資產或財務資產),但在貨幣寬鬆時期,中產階級的資產價值並不是沒有隨之上揚。最明顯的是,超過百分之六十的家庭擁有自己的房子。非上市的股權,像是小型企業的股權,也是許多家庭的一項重要資產,也會隨著資產價格普遍提高及經濟逐漸改善而獲益。

  3. 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較高的通膨率往往會使借方獲利(並使貸方虧損),因而降低了債務的實際價值。借方一般都比貸方窮,就這點來說,較寬鬆的貨幣政策又再度降低了貧富差距。 (較倚賴現金交易者通常比一般人窮,較高的通膨對他們不利,但以目前的通膨率來說,這方面的影響是非常小的。)我想說清楚,Fed 志不在較高的通膨,也不會將債務一掃而空。但相對於選擇讓通膨低於目標,或甚至轉變成通縮,Fed 努力達到2%的通膨目標,對借方是有利的。低息也可讓借方的經濟狀況變好(在其他情況都一樣的情況下)。舉例來說,房屋擁有者可用較低的利率重新安排貸款,因而受惠。

  4. 過去六年左右股價已快速上升,只是在金融危機期間及危機剛結束時又遭重挫。雖有爭議,但可以說Fed的做法雖然不會讓股價永久提升,但已使其恢復原先趨勢。舉例來說,從2001年經濟衰退結束開始(2001:第四季),一直到金融危機前的經濟高峰期(2007:第四季),標準普爾500(S&P500)股價指數一季漲幅約1.2%。如果此指數從2007年第四季開始也以相同速度增長的話,在今年度第一季平均會達到2123;而今年實值為2063,略低2013一點而已。當然還有許多方式可計算出「正常的」股價水準,但結論都大同小異。


   



  有趣的是,那些提出Fed政策對富人的助益不成比例的批評者中,有些也宣稱Fed政策因降低了投資報酬率而「損害儲戶利益。」因為富人往往是儲戶,而中產階級及窮人往往是借款者,因此說Fed政策助益富人,又說 Fed 政策損害儲戶利益,這兩個說法一般是自打嘴巴,不會同時成立的。


  上述的兩個主張如果要並行,除非中等收入的存款者主要依賴利息所得,而高收入的存款者有更多分散經營的資產組合,而這種狀況似乎也合理。 最近在波士頓大學退休研究中心(Boston College’s Center of Retirement Research)Anthony Webb 及 Richard Kopcke的研究 中證實中產與中上階級退休者(財富五分位中的第三及第四分位者)較常面臨利息所得縮水的情形,就像我們所預期的一樣。然而,當 Webb 和 Kopcke 比較 2011 年危機後和 2007 年危機前的狀態時,他們發現到這個族群的投資所得(含利息)減少不到總收入(包含社會保障,養老金等等)的 10%。占總所得的比例來看,2007 年至 2011 年的投資所得虧損,最富五分之一的退休者其實最高。更普遍地說, Fed 的消費者財務調查發現,在所有收入階級中,銀行帳戶的生息存款占家庭總財富的不到 5%。 這與國民收入帳戶中,個人利息收入(不含虛擬估算虛擬值)通常占個人收入 5%至 10%的觀察報告相吻合。






  存款的低投資報酬已使許多個案陷入水深火熱當中,而此事實不容小覷。疲弱的經濟會以各種方式傷害許多人。但總體來說,這些影響並沒有大到能撼動整個貧富差距問題。


  貨幣政策是個的遲鈍的工具,的確會影響收入及財富的分配,然而,最終結果是會擴大亦或減少貧富差距,這點仍有待商榷。我們需要更多研究來理清並衡量這些影響傳達所經之管道。只是貨幣政策對資源分配造成的(尚未確定的)影響不應阻礙Fed去執行其任務:達到最大就業率及價格穩定性,更進而提供經濟體更廣泛的利益。要對貧富不均這個問題表示合情合理的關注,採用其他政策方式應該較為適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