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倫-維特(美參議員)和 最後貸款人【柏南克 部落格】- EnglishET
 EnglishET logo







班‧柏南克 の 部落格

沃倫-維特(美參議員)和 最後貸款人




Bernanke's Blog






沃倫-維特(美參議員)和 最後貸款人


班‧柏南克 | 五月 15, 2015 11:00am


  本週稍早時麻州參議員 伊莉莎白‧沃倫(D-Massachusetts)及路易西安那州參議員 大衛‧維特(R-Louisiana)提出一個他們稱為 ”2015 年紓困防治法” 的法案。此法案一經頒布,將更進一步限制美聯儲在金融危機發生時的緊急借貸權。那會是個錯誤;輕率地限制美聯儲在金融恐慌中保護經濟體的能力,實在是個錯誤。


  在2007年至2009年金融危機期間,美聯儲的緊急借貸職權運用在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式中。第一次,它借款給兩個在體系內極重要的公司:貝爾斯登公司及美國國際集團,以協助防止他們倒閉。美聯儲擔心規模龐大複雜又具高度互聯性的公司,其失序的倒閉狀態會大大地惡化金融恐慌並破壞經濟---此判斷在2008年9月雷曼兄弟破產的餘波中得到證實---,因此在財政部支持下採取這些行動。第二次,美聯儲建立了各種廣泛借貸方案,以解除機能不彰的市場資金凍結情形,並協助遏止毀滅性的擠兌現象造成金融體系整個部門資金不足。以短期、完整的抵押融資來提供資金,美聯儲實現了傳統央行的角色,扮演了最後貸款人。這種有息償還的借貸對於穩定金融系統及恢復信用流通是必要的作法。






  美聯儲當初是在極勉強的情況下才涉入貝爾公司與美國國際集團事件,會這麼做完全是因為沒有一個法律機制可以讓處於倒閉邊緣的體系內公司安然退場。在 2010 年通過的 多德-法蘭克 金改法案中一個主要部分即是要提供這樣的機制---即所謂的有序清算權,給予聯邦存保公司(以下稱 FDIC)和 美聯儲 需要的權力,在不造成金融混亂的情況下接管面臨倒閉的公司。(順便一提,他們在履行此職權,以及為體系內公司可能的倒閉進行準備工作這兩方面已取得很大進展;詳見 FDIC 主席 Martin Gruenberg 最近的評論。)有了清算權,美聯儲不再需要借款給像是貝爾公司或美國國際集團等個別陷入困境的公司,因此他們的借款能力就適當地被取消了。擔任美聯儲主席時我樂於見到我們單位不必再負責救助即將倒閉的企業巨斗。




  多德-法蘭克也撤除了FDIC和財務部及美聯儲所執行的其他應急職權,但同時卻增加信息披露並公布披露規定。我當時覺得有些對應急權力的額外限制太過分而且不明智,但我仍表支持,認為這是為了建立有序清償權所做的部分交換條件。另外,多德-法蘭克保留了我覺得美聯儲最緊要的權力,也就是在金融恐慌時能夠因應緊急狀況建立廣泛借貸計畫的職權(在財政部長的許可下),因此美聯儲可做為最後貸款人。


  最後貸款人的概念已經存在好幾百年了。英國經濟學家沃爾特‧白芝浩(Walter Bagehot)在1873年知名著作 金融市場(Lombard Street) 中對英國銀行最後貸款人的政策進行探討。白芝浩當時有名的建言是:在恐慌時期,央行應該以懲罰金利率,不須良好抵押品即可無現金限制地借錢。藉由提供流動性---給遭到存款人擠兌的銀行等等---央行可協助終止恐慌,降低經濟破壞。的確,美聯儲在 1913 年成立的主要宗旨即是要以最後貸款人的角色來減低美國的銀行恐慌事件。


  沃倫-維特法案對於美聯儲廣泛借貸計畫加諸了兩項額外的條件。第一,他要求美聯儲及其他貸款公司的監督者要擔保這家公司的償付能力,並且立刻公開其償付能力分析。第二,他要求任何緊急貸款的利率都必須至少高於國庫債券息率5個百分點。美聯儲可以暫緩此兩項條件,但國會必須在30天內同意,否則借貸計畫必須停止。(沃倫-維特也將”廣泛的計畫”定義成至少要有五個有資格參與的借款人。)


  表面看來,沃倫-維特所強加的這兩個條件似乎符合了白芝浩的名言 ”以懲罰金利率、不須良好抵押品的無金額限制借貸” 。但不幸的,實際上他們免除了美聯儲當在金融危機時當作最後借款人的能力。


   



  問題出在經濟學家所稱的向央行借錢的污點問題。想像一家金融機構正面臨擠兌狀況,但有不錯的資產可當抵押品向央行借錢。一切進行順利的話它會借錢來取代擠兌所造成的資金損失;並能在經濟恐慌逐漸平息時償還借款。但如果此金融機構認定它向央行借錢的事情會被公開,私人部門對手方因此可能做出的推論將會令它非常擔心。例如,它會擔心其投資者斷定公司有倒閉危機因而更快抽離資金。此時向央行借款的舉動反弄巧成拙,因此面臨擠兌的公司們對借錢之事往往避之唯恐不及。這就是污點的問題,而且每個人都深受影響,不是只有可能的借款人而已。如果金融機構和其他市場參與者不願向央行借款,那麼央行就無法為金融系統注入必要的流通性來停止恐慌。而且,金融公司不但不借款,反而還會囤積現金,減少信貸,拒絕市場買賣,並拋售資產謀取利益,結果迫使資產價格下降造成其他公司的金融壓力。整個經濟體都可感受到這個影響,不是只有金融部門而已。


  污點問題是非常真實的,而且歷史上有許多實例。例如,當英國廣播公司在2007年宣布英國借款人北岩銀行(Northern Rock)從英國銀行得到一筆貸款時,馬上開始出現嚴重的擠兌風潮。最後,政府不得不接管了此公司。


  沃倫-維特法規會造成難以克服的污點問題。(它還有其他缺點,但我在此只著重在污點部分)。首先,償付能力分析必須立刻(或快速的)發布,造成可能的借貸者身分被公諸於世。但為了避免引申出金融不健全的推論,沒有一個借貸者會容許此事發生。第二,因需要5個百分點的懲罰性利率,人們更確信向央行借款者已無其他資金來源,這將使得污點問題更加惡化。(懲罰性利率在白芝浩時代不會造成問題,因為與現在不同的是當時所有向央行借款之事都是嚴格保密的。)再者,借款人了解如果國會不批准,那借款計畫會在30天後終止,向央行借款的好處就被限制了。因為借款者不願參與,廣泛借款計畫(多德¬-法蘭克打算保留的計畫)不可行,我們將失去對抗金融恐慌的關鍵性武器。再度申名,我擔心的並不是借款人,也不是可能的借款人,我擔心的是範圍更廣的經濟體。雖然我們不想面對,但金融危機對整個經濟體就業與收入造成損失的事實已擺在眼前。






  我覺得維特與沃倫參議員原意並非要終止所有情況下的廣泛應急借貸措施,但提出的法案卻會造成如此效果。我想,他們的目標是要敦促金融公司和市場參與者持有更多現金以防止可能的擠兌及恐慌情形。然而,他們所採用的方法幾乎就像為了鼓勵用火安全而關閉消防局一樣;或者---更適合形容當前處境的---撤除存款保險以讓銀行更謹慎小心。比起關閉消防局,強化防火規則應該是更理想的做法。舉例而言,多德‧法蘭克和國際巴賽爾協議III已經大幅提高銀行需持有的現金量要求。此法案對於銀行或其他金融公司的經濟活動並不會產生任何邊際效應。


  沃倫參議員特別還曾是多德-法蘭克的堅定捍衛者。她居然會更進一步降低國家抵禦金融恐慌的能力,提出立法意圖推翻該法案中的主要法律交換條件---以清算權換取減少的應急權力---,此做法真是令人不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