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的貿易順差是個問題【柏南克 部落格】- EnglishET
 EnglishET logo







班‧柏南克 の 部落格

德國的貿易順差是個問題




Bernanke's Blog






德國的貿易順差是個問題


班‧柏南克 | 四月 3, 2015 12:00pm


  數週後,國際貨幣組織(以下稱IMF)和其他諸如G20的國際組織,將會在華盛頓會談。我之前以聯準會(Fed)主席身分參加過這樣的國際會議,當時的代表們充分討論著「全球經濟失衡」的議題---亦即有些國家呈現龐大的貿易順差(指出口遠大於進口),而有些國家(尤其是美國)反而呈現龐大的貿易逆差。(我最近的貼文中從儲蓄與投資的觀點去討論全球經濟失衡所蘊含的意義。)中國一向以壓低匯率來增加出口量,其龐大且持續的貿易順差特別受到批評。





  然而,近年來因為中國已著手於降低其對出口的依賴,因此其貿易順差也隨之降低。現在若以實際數字及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率計,最大貿易順差國的頭銜已轉由德國享有了。在2014年時,德國的貿易順差約達2500億元(以美元計算),幾乎占德國國內生產總值的的7%,而且至少自2000年開始,一直呈現上升的趨勢。



  德國的貿易順差為什麼如此龐大呢?無疑地,德國製品因品質好而受到外國顧客的青睞。基於這點,許多人視貿易順差為經濟成功的象徵。然而,有許多其他的國家也能生產優良商品,但卻沒有呈現那麼大的貿易順差。所以德國的貿易順差應該是其他兩個重要原因所造成的。


  首先,雖然歐元---德國和其他18國所通用的貨幣---對19個歐元區國家整體而言可能(或不可能)處在合宜的水平,但(由德國的薪資與生產成本來看)歐元太弱勢而無法與均衡的德國貿易環境維持一致性。2014年7月時,IMF就估計德國隨通膨調整的匯率被低估了5~15%(詳見IMF,第20頁)。自此,歐元對美元又再度下跌了20%。德國加入了歐元的貨幣聯盟,但相對疲弱的歐元並未帶給德國充分認可的利益。現在如果德國繼續用德國馬克的話,推測馬克應該會比歐元強勢很多,就可以大幅減少德國外銷的成本優勢。


  第二,德國的貿易順差也因其政策(如緊縮財政政策)而更加增長,這些政策抑制德國國內支出,包含進口的支出在內。


   



  在全球成長緩慢、總需求短缺的經濟環境下,德國的貿易順差會是個問題。歐元區中其它好幾國都陷入嚴重的經濟衰退,失業率居高,也沒有所謂的「財政空間」(意指他們的財政狀況不允許他們以提高支出或減稅來刺激國內需求)。就算美國已經出現了復甦的跡象,但歐元區外國家的經濟成長普遍緩慢。德國的外銷遠大於它的進口,這個事實使得鄰國(以及世界上其他國家)的需求轉向,而且許多國家在貨幣政策達到極限之際也降低了他們的產出及就業率。


  歐元區經濟持續失衡也是不利現象,因為會導致金融失衡及不平衡增長。理想的話,若其他歐元區國家的薪資比德國調降更低,將可減少相對生產成本並增加競爭力,而目前在這方面也已有進展。但歐元區的通膨比歐洲央行「稍微低於2%」的目標低很多,所以必須降低相對成本,而要達到此目標,或許就需要德國以外的國家持續在名義工資方面通貨緊縮—只是此過程會伴隨長期的高失業率,可能會漫長又痛苦。


  國際收支逆差的國家一向承受很大的調整壓力,但貿易順差國則沒有同樣的壓力。這個事實一直使固定匯率制度,像是歐盟或金本位制深受其害。1920年代時金本位制因為 貿易順差國無法同樣地參與調整過程 而被推翻。IMF在2014年7月報告中也建議,就算其他歐元區國家繼續削減赤字,德國也可以協助縮短歐元區的調整期並且採取步驟降低其貿易順差以支持經濟復甦。






  德國對於共同的貨幣價值沒有什麼操控能力,但他有許多政策工具供其利用可以降低貿易順差,不需拿自己犧牲,還可以讓大部分的德國人更加富裕。以下有三個例子。


  1. 投資公共基礎建設。研究顯示德國基礎建設─如道路、橋梁、機場等─的品質逐漸下降。若能投資改善基礎建設,則能增加德國的成長潛力。同時,德國的十年期貸款利率低於5分之1個百分點,隨通膨調整後,等同於負的實質利率。投資基礎建設可以增加國內收入及消費,因而降低德國的貿易順差,同時也可提高就業率及薪資。

  2. 提高德國工人的薪資。德國工人應該大幅加薪,而且只要政府、雇主及工會間合作就可做到。德國的薪資提高的話,不但可以加速調整相對的生產成本,也可以增加國內收入及消費。而且這兩者往往皆能降低貿易順差。

  3. 德國可以藉由針對性改革來增加國內消費,像是增加對私人國內投資的納稅優惠措施;移除對新屋建設工程的限制;零售與服務業的改革;重新研究那些支配德國銀行去投資海外而不做境內投資的金融管制。






  尋求貿易更加平衡的狀態不應該會妨礙德國對歐洲央行的支持(例如支持他們最近為了努力達成通膨目標而開始的貨幣寬鬆計畫)。的確,更寬鬆的貨幣政策會削弱歐元,而且這本身往往就會增加而非降低德國的貿易順差。但是更寬鬆的貨幣政策有兩個優勢足以補償其缺失:第一,整個歐元區的通膨率更高的話,為了使競爭力復原而對相對薪資所做的必要調整就會更容易達成,因為這個調整過程可以透過薪資較慢增長的方式實現,而不是靠實際調降名義薪資的方法去達成。第二,支持性的貨幣政策應該會增加整個歐元區的經濟活躍度,包含德國在內。


  我希望今年春天在華盛頓會談的參與者可以認知到全球經濟失衡不只是中國及美國的議題而已。












 



 |